记梦录 2013-7-18

一群人跑到墨尔本玩,海湾南部有一串小岛,前面几个相连,是海滩浴场,最后一个没有桥,好像有一半是军管区,但也有直升机飞过去的旅游项目,我和Ed说让还在城里的Tra们把筏子带过来,等我们上了岛,Tra和盼盼已经在了,正被一个军官拿着枪押出来,我大惊,问这个岛不是可以上的么,军官说是可以啊,但丫和我说,他女朋友现在临产突然剧烈阵痛,问我们能不能派直升机送丫们回去,没这么忽悠人的,饶不了丫的。。。哈宝在一旁已经笑瘫了,Tra说的女朋友好像叫秦淑兰之类的名字,我查了查确有其人,当然临产阵痛什么的是瞎扯,我还在和军方协调,Tra和盼盼在一旁注射四氢大麻酚,我心中万千草泥马奔过。。。

《肠子》

其实最初本来只是想秀一下帐篷的。

我战绩辉煌(1, 2)的Luxe Rocket,一米宽的超轻型单人帐,大约十个月前在伍须海附近,终于华丽丽地睡下了三个人。入帐前生了篝火,取暖时三个人轮流捧着Kindle读《肠子》,同时赞美 @demoi 同学的高起点:第一次露营就是在海拔3750m和大叔们用超轻帐雪地3P,然后回帐篷里继续读,同时各种体位,然后次日被挖虫草的山民告知走错了路,下撤,换条路上,密林里踩着积雪冲上4000m山脊,发现又走错,打消了 @azoron 同学一腔鸡血翻过山脊继续冲的念头,原路返回,入夜后回到公路,1.5h后搭到车回县城——之前约定了如果能顺利回城就还去吃上次那家极难吃的彝族包子还愿。。。

然后想起当时在山上说过,回头要正式把《肠子》读一遍录音的,然后发现明天就是Chuck Palahniuk的生日,其实我更想录他的《出埃及记》,但意识到你们今晚还要聚餐,这个应该更适合饭后听。

很久,很久,很久,没做过这种大段朗读了,语气方面还是不熟,要是觉得好玩以后继续的话,应该会有进步。

Enjoy it。

----------------------
《肠子》,原著:Chuck Palahniuk,翻译:foxbok(译文链接

download here

----------------------

红拂夜奔 – 3

抬头望望月亮想起前一晚说过的话。一个环境结束将到另一个环境的过程是的连我也觉得惶恐的。只是独自在床上哭或者因为惶恐而放弃也太不fivestone了,于是用不靠谱裹一下。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见过谁因为惶恐而打退堂鼓,大家都很赞,决定了事到临头难受一下也就过去了。只是这样的感觉潜意识里似乎会影响到下一次的选择。记忆中的难受渐渐淡去。几个月,甚至几天后当你又有了事情做,哪怕只是写paper/和同学泛泛交往/在办公室里聒噪,那一瞬间的惶恐都已经记不清了,即使是刻意去想,也居然记不清了。只有当下一次又打算做不靠谱蛙跳的时候,才会想起有那么一头远古凶兽在狰狞地盯着你,具体还是记不清但印象中总之很可怕,乃至会犹豫要不要放弃。最终不放弃的话免不了又要high上一把,次数多了也就成了嘉年华。

车前草

从Canberra回来,正在想周末去悉尼做什么的时候,就听到traveler同学的车撞废掉了,而且不是他撞的,于是少了临走前如何卖车的纠结。然后丫昨晚飞到我这里,刚刚走掉,把我买了不到一个月的车开回Brisbane送披萨,此刻正在高速路上慢慢揣度怎么开手动挡,然后等下个月他回国那天我再飞去他那里,载他去机场后带着他的遗产慢慢晃回Sydney。这tmd是他低碳还是我低碳啊!嗯不过倒是本来就打算买辆折叠小轮车逛CBD/上班用,如果上周末不是去Canberra,现在估计已经买完了,但如今没了车也就不方便开到别人家里去买二手小轮车,另外刚刚用了三周的六个月健身卡,有累计四周的不计费挂起期,如今一下子就用掉了五周半。本来想再抒情一下即使是无聊琐日,每一天也真是丰富多彩啊,但显然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我只是配角。好吧,不得不承认在这场〖莱布尼茨-布朗〗杯不靠谱大比拼中,刚刚结束了RPG第一关的我,又瞬间变得落后了。

f:想起我来澳洲之前做的唯一的功课,除了那本登机前从没看过的Lonely Planet外,大概就是查了查到这边要签什么手机,然后在中关村买了张E63贴膜。说起来南半球RPG打到现在,第一关应该算是通关了吧?
z:关底boss呢?
f:应该问关底公主是什么?
z:公主哪有那么不值钱 第一关关底就出现

原来我潜意识里就把这当做《超级马里奥》一类的骑士小说,而不是类似《松鼠大作战》的二人转合作版,难怪郁郁。

-------------------
个么有人要参加8月26-29日的黄金海岸自驾旅游团么?Sydney到Gold Coast的机票大概 $29~48。我也还不知道这个季节一路上有什么好玩的,可能到时去Nimbin村里晃两天。如果有其它靠谱建议,欢迎来搞。

世界杯期间

复习一下主流的blog发文风格。

首先是当兵路线基本没戏了。军部在晃了我10个月且花了我300多刀去做学历本地认证后,貌似改了政策,只招本国公民以及招PR也只招已经有资格申请公民的PR。亲爱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是某个周六出门买了辆车,虽然不像后人传颂的,比买菜还快那么夸张,但之前做的功课,确实是我考察ereader花费时间精力的1/42都不到。两年没摸手动挡了,又一下子是左手档位,每日熄火次数呈余切曲线状良性前进。

意大利出局了。

阿根廷也出局了。

冬天宅了一个月后,忍不住办了半年的健身卡,每晚开车5.8km去健身房,感觉比在五道口走路骑车2km去健身房更舒服从而不容易被饭后的懒惰拖延。但最初几天的恢复性跑步,跑上1~2km就觉得右小腿僵痛,可能过几天会好些,不知和长时间开车右脚踏不实有没有关系。

托移民政策变动的福,在这边刚刚职专(?)毕业的某硕士打算彻底卷铺盖回家。然后讨论两岸三地怎么处理遗产方便以及到底有多少要算做沉没成本以及突然出现布朗运动五阶导数的兴奋感。但这两天据说又有转机,于是又犹豫要不要在从最恶劣上升到比较恶劣的环境下继续拼人品。

手头的DSLR已经被操到机身镜头都随时可能罢工的程度,于是又开始例行的辞职→没钱→就业→有钱后换相机的过程。败了二手的Epson R-D1s,镜头……还在ebay中。。。穷人硬上Leica系的后果,就是连作为Leica替代品的Voigtlander镜头看着都嫌贵,只能从替代品的替代品俄罗斯镜头里淘便宜货。预计方案里数码机身胶片机身镜头一镜头二镜头三接圈取景器测光表全是来自不同品牌的和Leica兼容的杂牌货,为向终极Leica路线进军做好准备。

anyway这套东西已经超越了当年用了4个月的xPan成为我拥有的最贵相机了,但提到终极路线突然觉得不爽于是刚刚对某要买定制刻字版Leica MP的女人说你不要买Leica了我跟你说有个东西叫做ALPA......

总体上说是在刚刚开始体验一种新的方式的时候,小心地维持着自己的态度,男人有钱了就用shopping来冲淡其间的各种不适应情绪。

还在为上个月那篇生日贴困惑的,请去查询土星的公转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