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日子流

[Twitter] 2010-01-27 / 2010-02-26

  • 总觉得我在北京还有什么不传之秘没有统统留给Ed,刚刚终于想起来:北京盲人按摩医院!二环内华丽的四合院,超有气场,且支持医保卡,报帐后平均每次按摩¥5。不过年初见缸瓦市那边又在破土,不知还在否 #
  • 刚开工摘了半天葡萄,又有悉尼的医院来电约肺部检查的事,向她描述我现在不可能确定去哪个城市的状况,对方omg了半天,只好把档案先转到墨尔本这边,等他们再来和我扯了 #
  • 五个半月没喝啤酒了,两杯竟已微醺 #
  • 顶着太阳在田里干活10h,干到回来要吃霍香的地步 #
  • 原来台湾人还是知道复旦的,而且印象象分挺高:北大?呃,叫做北京的大学…清华?貌似我们的更强耶…复旦?哇,好像是一所很古老的大学,有一百多年了哟。。。 #
  • 终于有下雨了,傍晚看着原野上远处的雷电,此刻大风吹的小木屋发晃,担心会不会倒,但想到前几天听澳洲房东说这是他出生和父母和三个兄弟住了11年的房子,个么还好吧 #
  • 用电脑连手机上网,发封信,wp后台编辑篇文章,流量发送300K接受2.7M,漫游价格1.5澳元……以后还是把文本先放到手机里再复制粘贴吧。不过无论opera mini还是E63默认浏览器,都不能登录wordpress后台的说 #
  • 果然硬盘底积着的都是好玩片子。《Sweet and Lowdown》,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所有转折都不意外地爆笑着看完,笑到挤出眼泪,fucking Woody #
  • 走了两个台湾男,终于能够找到一片宽敞的床垫把床单铺上。睡床单盖睡袋的感觉和钻睡袋就是不一样啊 #
  • @azoron 这边农场台湾工永恒的话题之一是又有谁谁休假带着一堆钱去大洋路玩一周了好开心。。。 #
  • 想想我在文学方面还是有天赋的:高中班里语文达人都在看《文化苦旅》的时候,身为其中之一的我翻了翻实在全无兴趣,宁愿去看温瑞安或者舒克贝塔,因此对余秋雨从来都只是路人乙的印象。现在骂余含泪骂的凶的那些人,大概当年都感悟过他的作品吧。 #
  • 5点起床6点到西瓜地里等着锄草,上im发现-3h国内这边还有一堆人在线,于是好怀念3点多还泡在网上不睡觉的日子。。。 #
  • @pasa7 这边聊起吃狗肉,老外们都是一脸不在乎或者好遗憾附近没地方去吃的样子。说残忍恶心怎么能这样的,反而还是国内来的一群人 #
  • 要不要当着一堆台湾人的面忍不住拍案而起说操你妈这个政府没有希望了呢? #
  • @guoxintao 搞好关系啊,我一直觉得通过敏感词列表了解时政是最及时全面的 #
  • 最初台湾人对我能读繁体字很惊讶,后来发现其实他们对简体字也是会读不会写,最后为了读我这边的电影字幕,他们的电脑里也都安装GBK支持了 #
  • @azoron 台湾人电脑上至今都还在用那个奇怪的注音输入法,大部分人不会拼音,且大部分人离开那种印着注音符号的键盘就完全不能盲打。某台妹想从美国买电脑,于是立志要我教拼音输入法。默写了声母韵母表给她。问:那么你们路牌下面的英文是怎么标的啊?汉语拼音吧。。。 #
  • 想象一下我在西方混到身居高位,然后在法兰克福会晤到王兆山之流,恐怕也会忍不住做出拒绝握手或者之后拼命擦手的举动。我国外交史上那些受辱后巧妙展现风度的故事,其之前或许也是有因的吧? #
  • RT @lianyue: 新京报:高子程律师证实李庄陈述“藏头露尾”,李庄在二审时最后陈述共有六条,每条陈述首个字连起来为“被比认罪缓刑”,而每条陈述末尾字连起是“础来坚决生诉”。http://to.ly/17jw #
  • 真好。 #
  • 坐在葡萄地里用手机看了一圈twitter,然后开始查询凤姐和google buzz。opera mini的gmail里完全找不到buzz啊,是js的么? #
  • 澳洲移民2月8日起,15分的MODL紧缺职业加分取消,30岁以上的申请人想申请175类技术移民,只能去拼雅思4个7了。momo Ed / 这算是给我这些日子的劣人品的安慰么? #
  • 才发现opera mini的gmail界面不但没有gtalk,连左边的查看chat记录都没有,只能在搜索框里自己搜 #
  • 下工路上被警车拦下,二人超员(有我,其实后面还藏了一人没被发现)一人没系安全带连同工头司机罚单$234x4,工头悻悻地把罚单都拿去了,决定先付自己那张,反正另外三个都是假名,等被牵连到再说。超员的我们要先下车等车回头来接,然后……旷野上我过来三个星期第一次遇到雨,瓢泼大雷雨。。。 #
  • 不知是不是buzz的缘故,电脑连手机上网连gmail也打不开了,只能用basic html模式,总之还是没见到buzz长什么样 #
  • 半年前临行时 @guoxintao 送的Buck 110,刚刚用来扳开冻得结实的肉馅,然后……刀尖被我操断啦!新年第一天,断断平安~ #
  • 一想到还要在山沟里成天漫游,对你们的Nexus One的欲望就都烟消云散了。 #
  • 作为忘记带午饭只能嚼葡萄充饥的农场搬运工,我第一分外想念的食物是北京的卤煮火烧,不愧是当年苦哈哈们称作第一性价比的华丽食粮啊。 #
  • 第一天把相机拿到葡萄园里,拍的完全没有头绪。大片叶子在黑白下全是暗色,除非用提亮绿通道这种无聊ps伎俩。用彩色则变成很明亮绿色调的沙龙摄影(台湾妹说的,人家不叫说人像照/影楼照,说沙龙摄影,这个词赞啊),和在工棚里拍的其它明显的纪实风格实在不搭对。 #
  • 超市居然有$4/kg的牛舌,两块多捧回整条,在众人的惊惧中煎熟饕掉。只会看电视学做菜的小岛女们,怎懂得此等黑暗料理神物的神妙? #
  • @azoron 《1Q84》台译本早就出来了,大陆这边据说林少华正在赶工。不过会不会担心和1984走的太进最终被禁掉做无用功,从而翻译时心怀忐忑很没干劲 #
  • 某台妹据说家中有姨在开美发馆,带来全套理发用具给人剪发为乐。继几个先行者后,我也试了一下。除了像个瓶盖外,还不错。(无图) #
  • RT @maoz: 中国听众最多的摇滚乐队就是子曰,脑白金广告歌是他们唱的 //神啊,是那个"今年过年不收礼"? #
  • leaving Robinvale #
  • 旅行中遗落次数最多的物品就是沐浴球了。 #
  • 小时候常常有这样的感觉:躺在床上,闭上眼却突然似乎置身于一片苍茫之中,且苍茫不断扩张,空荡荡的,仿佛Neo最初体验Matrix的样子。旁边一米还有人也躺着说话,却显得无比遥远。长大后这样的感觉一年也未必有一两次。刚刚。 #
  • 墨尔本博物馆。果然是帝国主义掠夺后不知珍惜啊。上品的宋瓷和北齐佛像不起眼地堆在角落里,游客一晃而过,还没有旁边墙上挂的20世纪印尼织毯吸引人。 #
  • 用了一个多月的手机msn,不支持离线信息,且总是聊到一半突然断了。刚刚终于用电脑登上了一次……铺天盖地的窗口啊。把一个月来大家的最后半句话从头回顾一遍。 #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1. 要不要当着一堆台湾人的面忍不住拍案而起说操你妈这个政府没有希望了呢?

    他们也会如此反击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