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日子流

[Twitter] 2011-05-27 / 2011-06-26

  • D34,喀什。还是没补到手机卡……然后吃了 很 充 实 的一天。如果我是常驻上海的话,估计会忍不住跑到lola家去砌个馕坑的。 #
  • D35,喀什—距塔什库尔干100km,和移动折腾半天,很晚才驮着盼盼出城,这两天果然吃多了,消化不良,进山后一直风雨,胃口冻的受不了了,路边饭店住下(然后开始天晴),搂着肚子拉稀一夜。 #
  • D36,距塔县100km—红其拉普—塔什库尔干。慕什塔格很华丽一坨。我一直以为红其拉普就像樟木那样,是个水清沙幼有旅店有网吧的小镇,笆特……只有一个哨所,被拦下告知海关在塔县县城……于是又折回148km到县城等海关明天开门。mmd有见过离边境这么远的陆路口岸有木有! #
  • 闯关-1:海关是知道巴基斯坦有落地签的,但号称巴方未就此事正式照会我国,所以不在我国的双方免签列表里(那个列表私人护照大概只有济州岛十日游了)。当地店铺也没有带人出去的路子。技术流苦思一阵后,让来回跑货的巴基斯坦人帮忙带护照到巴方边境贴份签证,再带回来是不是就能拿着出境了? #
  • 闯关-2:和巴人说好后,去海关询问这件事的可行性,对方开始抓狂,没听过这么搞的,想想说似乎理论上可以,又你这算非法取得签证,不可以的,法律规定签证必须本人或正规代理申请,我问那部法律规定的?坚持要看到条文,对方说没条文我们这么和你解释,纠缠一阵后,关上门说你们等一下。 #
  • 闯关-3:工作人员一阵电话开门说好吧,你这么去办签证,那边会和我们通话,确认你不会被拒回来,我们可以放行。找到巴国大叔,大叔说那就不用拿护照过去这么麻烦,让那边朋友让巴方签证官直接给这边电话,确认那边给签证,让这边放行就可以了,然后大叔就安排辗转联系这边“领导”,午饭后等回音。 #
  • 雅鲁藏布热身?还是说已经入队了? RT @butrrr: 穿了全套藏族裙子,买的时候被六七个喇嘛围观称赞。走在甘孜街上,被各种超强围观 #
  • 新藏线全程(拉萨—叶城,约2830km,含萨迦40km);汽油600元。G219全程(拉孜—叶城,2342km)汽油515元;日土—叶城的1000km烂路,用油约25L。几乎都是93号汽油,价格每升8.3—9.6元,平均不到9元。之前川藏线的记录随手机一起丢了…… #
  • 闯关-4:等到晚上大叔们冲过来,说找领导直接敲出境章的快捷方式搞不定,个么还是老办法,明早把护照拿去巴国那边,后天带着签证回来,因为县城距边境这150km不能自己搭车过去,一定要坐海关200多块的国际大巴(到喀什多出70km只要60多),个么要2号才出境了…… #
  • D37,塔什库尔干县城。出关进行时,下午帮盼盼在修车铺调整了一番车,mmd在叶城维族铺100块被换了劣质外胎,才700km内嵌钢丝骨架就断了,又要重新换。明早盼盼骑车回兰州,我还要等2天,要不明天也换个地方去住一晚,譬如慕士塔格下面? #
  • CCTV6《别尔克乌》,这种描写一个人边防哨所生活的小电影,拍的很不错啊。 #
  • 在网吧想找澳洲前同事问些事情,发现在没有自己电脑的情况下,已经把他们所有的联系方式以及能联系到他们的im的密码都忘光了。。。然后愣愣坐了5分钟没想起来公司名字。。。 #
  • 店铺里和几个巴基斯坦人在优酷上看无字幕的乌尔都语印度电影,同时看他们挂着QQ联系业务…… #
  • 你又不是直达印度,带足人民币在口岸换巴元再辗转换印元就可以了,另外参见我以前blog,在大城市直接刷卡其实汇率很划算的 RT @guoxintao: 印度大部分城市不能兑换人民币;巴基斯坦苏斯特口岸人民币比较合算;尼泊尔城里可以,山里只收美刀汇率超黑。所以还是囤积点美刀现钞靠谱。 #
  • 盼盼打电话来,说在不到墨玉的地方,摩托后轮辐条断了八九根,开始打晃了——完全不能理解:老子新藏线下来都没事,驮着他喀什出来600km也就断了一两根,丫一个人平路好路怎么开成这样子!让丫自己推车,要是敢因为这个就弃车我扁死他! #
  • 网吧。一个会说一些普通话的韩国女人,没有身份证不能上网,渐渐地抓狂,拉着老板要去网监大队理论,然后开始摔老板手机,用角落的一堆空饮料瓶乱丢,还往老板娘抱着的孩子脸上丢,被众人搧出去,又跑去报警,警察们来了(好像是涉外,还有国保),... http://ff.im/-EBnnr #
  • @guoxintao 架的twitter墙内客户端也被GFW了,nnd现在网吧想发个推还不如kindle方便。另外如今网吧都是开机后硬盘还原,像安装其它语言支持这种需要重启的事就没法做了。 http://ff.im/-EBpW2 #
  • 突然发现来做生意的巴基斯坦人在用facebook!惊问:你们知道怎么翻墙的?!是啊,装一个叫hotspot shield的东东。 #
  • 闯关-5:巴国要见面才给签证,于是改拿了一份对中方海关的照会信来,他们说没问题但我实在怀疑这东西是否管用,而且拿着信和护照的家伙今天也没回来,要拖到明天才能拿到……Ed和lola他们已经放弃我这边,号称要从香港飞曲线了;好在盼盼今晚停在墨玉乡下等着配轮圈,搞不定追车还没拉开进度。 #
  • http://tinyurl.com/23qchs RT @iswenyi: 明信片收到,谢谢~ps,那六个看不懂的字是神马。。 #
  • 突然想起来,丢的那个手机里有艳照的,和 @demoi 、 @azoron 在康定温泉。。。 #
  • 拎了三罐啤酒在石头城上对着慕士塔格读《三杯茶》。 #
  • 闯关-6:第三天晚上护照终于被拿回来,同时还有一封给中国海关的,不允许打开的信,和大叔约次日早上带着到海关。 #
  • D38,39,40,塔什库尔干。等签证,在县城各种宅。 #
  • 闯关-7:黄了。 #
  • D41,塔什库尔干—和田,出关无望后立刻返身去追摩托,喀什到和田21点的末班车在耽搁40分钟后居然坐满,500km开了近10h,原以为要住旅店的,结果就这么车上睡到天亮,67块,很超值。 #
  • 民丰,荒漠中突然从天边的云里渐渐浮现出一大片连绵的雪山,青藏高原你好,我回来了,还要兜好大一个圈子啊。 #
  • D42,和田—且末,连续大巴,终于傍晚赶上盼盼,本打算天黑前再往前冲一段的,却陆续发现车的各种毛病……从二人骑乘变成一人,又变成在县城住下明天修车。 #
  • 土人,你在火车站被抓过多少把刀了?…… RT @guoxintao: 西宁西站安检超严,水果刀也不能带,被截下以致误车,被迫改签明天的T165,和lola车上会和。 #
  • D43,且末—巴什拷贡(G315 K1380),在若羌修车,还是没到500km,新疆边上是各种土山,村里kindle没信号,据说这几天过节,饭否也不能同步了? #
  • 555,忘了在若羌买十个馕带上了,前面没的吃了。 #
  • 骑的脑水肿了:在车上憋了一大口痰扭头吐掉,忘了是在头盔里…… #
  • D44,巴什拷贡-格尔木,芒崖到格尔木的303省道路面很好,今天一天共飙了640km,刷新纪录,对时速最多60的破车而言,差不多是极限了。飙到中轴脱出,用脚跟顶着,坚持开完最后100多。被lola抛弃了。 #
  • 在沙漠里(明明是沙漠啊!)拉野屎的时候,被各种当地怪异蚊虫从后面一涌而上……等意识到已经晚了,n个包,挠屁股挠了一晚上。 #
  • 标识牌:“您已进入福娃迎迎的故乡可可西里”…… #
  • D45,格尔木—沱沱河保护站(K2730—3090),修车,下午出城,在索南达杰保护站看了会儿小藏羚羊,迎面出藏的摩托很多,都是宝马一流,风吹着好冷,沱沱河保护站借宿,冷&挠屁股。 #
  • D46,沱沱河保护站—安多(K3090—3430),保护站的人早上要出门,不能赖床也跟着出发,到沱沱河镇吃饭配中轴螺丝,过雁石坪后开始暴雪,打到头盔上立刻冻住,在唐古拉兵站泡温泉到17点雪停日出,继续前行,翻过山口在第二个山口又冲入暴雪云团,挣扎到安多。 #
  • 青海段出格尔木后一路都是移动的信号塔,手机有信号,但几个镇kindle都木信号,直到安多才好用。 #
  • 唐古拉兵站,那个在地图上叫温泉的地方,其实是有温泉的,免费,在国道和铁路之间孤零零一座小房子,四面漏风,一个小池子,池底一条小溪,把出水口堵上,泡着脚等水慢慢积涨,一会儿四个骑车的大爷也来泡,等了一个半小时终于勉强没过身子,期间屋顶漏下雪花,等不到积满,出太阳了我就要走了。 #
  • 在新藏线三十里铺遇到的骑华丽摩托进藏的哥们,又在安多迎面遇到,丫路上后胎爆了,然后居然就这么又骑了60km到安多,于是外胎也碾烂了,高尚摩托不好配胎,只好明天坐火车回拉萨买胎,一条外胎大概800多块吧。另外那辆车400cc平路百公里至少五升油,油箱12升,大哥又是桶又是油囊的。 #
  • 爷木有高反,土人。另外你可以给lola送泳衣献媚了,顺便提醒 @iswenyi 表忘带… RT @guoxintao: 向奋战在唐古拉山暴风雪前线的 @fivestone 发来慰问电。布朗团日喀则分队表示:此地阳光明媚,空气干燥,想下河洗澡了。 #
  • 本以为从安多忍忍过了山口就没有雪了,谁知道一直下到那曲!越下越大,身上凝了一层冰壳,冻僵掉了。mmd六月雪伤不起啊!春暖花开要骑到什么地方才有! #
  • D47,安多—羊八井(K3430—3810),安多到那曲大雪,在那曲等到雪停出发,依然有雪云,或等或冲过去,一路冻死,带着对温泉的执念22点冲到羊八井——暴贵近百,且居然晚上关门!怨念地在镇上住了。 #
  • 羊八井温泉参观+洗浴套票¥128,号称还可以参观国家领导人洗浴会所。第一反应是会不会有个江core的蜡像,围条浴巾露两点端坐池畔,旁边祖英的蜡像揉揉捏捏。 #
  • 此车经川藏、新藏、青藏,以轻贱之躯,餐风沐雪,近万公里,虽时有小恙,却也功成圆满,赐法号【三藏】。 #
  • D48,羊八井-拉萨。一早奔到尼泊尔使馆(放弃了楚布寺法会),然而…申签证需要过期的旧护照查验入境纪录,即使说丢了,也要护照签发地派出所开证明,折腾了一下午,拉萨的各个出入境管理处不能开这样的证明,只好等家里寄旧护照过来(还好没扔在悉尼), @iswenyi 我有大把时间等你了。 #
  • 虽然不知道贡嘎县和山的关系(问当地人不知道贡嘎山的存在),不过萨迦派的寺确实是越看越享受,土登热哇麦寺的每座佛像居然都有双语甚至三语的标名牌,和来拜寺的村民一起午饭,土豆辣酱糌粑油条麻花酥油茶, @guoxintao 藏餐还是很好吃滴,无论从真小资伪小资布朗团还是重协的角度。 #
  • 在多拉家吃饭:五石是骑摩托来的。哦,车呢?就停在门口啊。嗯?没看到啊。你们刚刚四个人走进来,就一个都没看见?!……好吧,车很低调。然后大家忍不住轮流出去看,默默地回来:果然很低调…… #
  • D49,拉萨—曲松。继续负人品……泽当大桥在修,去桑耶要绕到桑日,回程再说了,过曲松后开始烂石路上坡,不到20km在海拔4k6后轮爆胎(盼盼!),背上大包往回推车一小时后,终于拦上小货车运车回曲松,排气管也颠断了……修车后索性睡在车铺,和修车小弟挤在车铺后间悬空搭着的板子上。 #
  • RT @ksky: 在麦当劳,遇见了收保护费的,光着膀子,纹着关公。开口叫领班要4K,然后领班说没那么多3K吧,然后就手忙脚乱的翻收银机找钱。石景山万达广场…… #
  • D50,曲松-拉姆拉措-加查。路很坑爹,从曲松的海拔3k7到布丹拉山口4k9到3k4到5k1,150km全是烂路,各种回味新藏线,几场雨雪,到神湖还是有雪,回到村里居然在卖票¥50(进村时直接骑过去了),我说没上去,在村里达赖行宫逛逛就走了,村口捡了根牛角,回头看能不能制章。 #
  • 爬上雍布拉康时,上面居然只有十几个老外,大概是售票疲劳了,我站在门口看看内饰,问是不是格鲁,对方说是,就挥手让我进去了,¥60,代价是出门碰上在加查住同旅店的台湾mm,mm惊喜地和女伴打招呼:骑摩托的大叔也到了耶! #
  • D51,加查—拉萨,翻回布丹拉后对烂路的忍受度暂时降低,在桑日镇徘徊良久还是回到雅鲁藏布江南的好路,过两天再专门去桑耶吧,逛雍布拉康和昌珠寺,打算住贡嘎县明早接 @iswenyi ,但 @tintin_seu 出山明天离藏,于是骑一小时夜路回拉萨,诡异的夜宵,收到快递的旧护照了。 #
  • 赞一下人品发生器。在尼泊尔门口排长队,进度极慢,等到12点多关门不再处理了,这时我是门外的第一位……然后,然后,在 @iswenyi 打车到来的一瞬间,我看到尼国办事的小弟出现在门边,对他吼你认识的我来好几次了让爷进去啊!然后他就把我放进去专门又办了一个。明天取。 #
  • 带 @iswenyi 到蓝天家取东西,几个人推着轮椅上的蓝天坐公交到郊外的菜地去买菜,然后,某女的厨娘之血就又沸腾了,到菜场考察一番,买了藕啊梅干菜啊肉啊,进藏第一天的活动是开始做菜…… #
  • 【读图】坐在藏式沙发上,面前大口杯子倒满刚冰好的拉萨啤酒,后面虚化的背景是 @iswenyi 在切菜,左手kindle读着《艽野尘梦》,右边kindle放着《少女之心》。 #
  • 其实 @butrrr 报一下身高腿长三围就可以了。 RT @guoxintao: 我也想一人一套,可是诸位女菩萨,这事儿您不到现场搞不定呀,嘿嘿。RT @butrrr: 帮我带套沙丽呗 #
  • 到邱桑温泉前有一段陡坡,把 @iswenyi 放下先骑上去,温泉一个池子男女分时,里面没有人,我进去之前给文一打电话要她慢慢爬,挂了电话回头就看到两个藏族大妈走进去……于是变成女用时段了,我要等两个半小时,默默地蹲在墙角看文一娇喘嘘嘘地爬上来爬进去…… #
  • 和各种瘸的不瘸的大叔泡温泉,泡晕了就池边晾晾做俯卧撑,一个当地大爷在北京学过几年汉语,一嘴华丽的京片子,池边有各种深洞可以插下半身进去, @iswenyi 听来说有的洞治妇科病有的治肾病blah,我问大爷到底哪个洞管啥,男人们一致表示:老娘们瞎扯。 #
  • D52、53,拉萨,接文一,仙足岛各种蹭饭,从温泉回来晚了,下午四点取签证,五点多赶到,已经下班了,只好计划转天取完直接去日喀则。 #
  • 这个大赞! RT 中午路过那家“共产党员五折”的牛排馆,好奇心驱使我走了进去,老板过来问我是不是党员,我说不是,老板说,那就四折吧。 #
  • D54,拉萨—日喀则,佛什么节,大昭寺狂多人,被@iswenyi 拉去广东店吃鱼……摩托托付给多拉,等回程用几天再卖,下午拿回签证后立刻客运站坐车去日喀则,17点开,快23点才到(走的G318,似乎修好了,就是有些地方还太窄),和文一对坐泡脚敷面膜。 #
  • 西藏的可爱之一在于景点小卖部几乎不怎么加价:大昭寺的冰红茶¥3,机场的600ml可乐¥3.2,雍布拉康下面老太太卖的听装冰可乐居然¥2,感动哭了。 #
  • 问n多相关人员客车几点到以及口岸几点关,得到的答案从来没有一样的,所以还是要抱@iswenyi 的人品了。 #
  • D55,日喀则—樟木,在破客车上宅了一天,无数次在路边等人上车耽搁时间,最终还是没在海关关门前赶到樟木,无聊闲逛,和@iswenyi 打台球(@demoi 嗷),大雨,明天出关路上考虑蹦极,@Brown_lola @guoxintao 你们还在吧? #
  • 原来《唱支山歌给党听》的台词也这么恶心啊。 #
  • 想起和谁谁逛人民广场,一时找不到方向,我果断头前带路:G318我熟!——侬在318头,我在318尾。出境了嗷。 #
  • 大哥,我刚在加都坐定准备享受我的第一餐…… RT @guoxintao: lola邀我走大环,想想算了,Annapurna大环还是留给我的姑娘吧。 #
  • 一路上不停感慨:Bhpartur到KTM修了华丽的路,原来骑这条路能看见农田的,现在路边已满是房子,加都的车比以前多多了,Roadhouse的价格比以前×2且加收服务费了……感觉就像【少小离家老大归,乡音未改胡子衰】,走街串巷的熟悉程度令@iswenyi 惊叹。 #
  • D56,樟木—Kathmandu,出境后坐当地破轿车抱着小孩十几公里到加都路上那个蹦极处,只有周三六营业,在路边等大巴要坐车顶,久候不至,且要下雨再坐车顶就傻逼了,最终还是上了小车,晚上到加都,和Ed、lola见面,带丫们体验五石版的另一面加都,high到昏昏睡去。 #
  • D57,KTM,早上被敲门弄醒,头昏昏开门,是Ed和lola来头昏昏地告别,行程纠结以及最终还是不愿一个人走路的lola还是跟Ed去印度了,和文一一整天城里闲逛,女人的购物欲小爆发,只有带不回去之类的现实能让她清醒,当地甜品很坑爹,晚上继续high,文一已经晕倒上床了。 #
  • 去了Ed推荐的有便宜牛排的Yak饭店,不贵,但,牛排上来居然是带着米饭薯条的!也没问几成熟,完全是大排盖浇饭的架势,还吃了有强烈@azoron 风格的pizza,还有一种藏式热啤酒叫做tungba的东东,似乎就是青稞酒糟,自己加水然后用吸管喝掉,度数不低。 #
  • 是她们一人带一个男人吧…… RT @hyacwen: 你们,一人带一个女人,嘿嘿。 #
  • 爬上Swayambhunath雨大起来,角落廊间,在30多只猴的环绕下把地图铺在地上,一只狗过来坐在我们身后半张地图上,猴不吃特意买的椰壳,饲养员生玉米粒,大家塞满嗦囊,在梁上地上默默吐皮,后来都睡着了,走的很及时,因为他们开始醒来半空中屎尿了。 #
  • @iswenyi :猴子脖子上长瘤啊!
    fs:……那个叫嗦囊,方便抢了吃的先藏在里面慢慢吃。
    @iswenyi :哦…人怎么就不长这东西啊? #
  • 来Darchula和我们隔河凝噎吧。 RT @guoxintao: Agra附近热得要死,还我雨季!连续两天中午烂睡傍晚出击。山脊上的Sunset View Hotel的亮点是无敌的原野景色:无边的原野上散落着稀稀拉拉的树。北侧是Jiama清真寺和废墟。 #
  • D58,KTM,猴庙归来昏沉沉睡一下午,继续饕餮烧瓶,期间对普兰线路的靠谱程度各种纠结,拼了。 #
  • D59,Kathmandu—Atariya,早上放弃先办印度签证,直接杀去普兰,11点从当地车站出发,离开加都的一瞬开始天晴,出山区后热到爆,@iswenyi 见识到了纯正的当地食物……比起前些年闹革命,如今晚上可以开夜车了,晚上到DangDeukhuri附近,次日早上4点到达。 #
  • D60,Atariya—Baitadi,5点下车后等到7点,问清楚15点有车,小店睡觉,上车,@iswenyi 晕车以及对咖喱的无爱,近似绝食中,入夜后山路从尚可的油路变成烂土石路,每个村镇都要停很久,早上5点醒来后发现听在过了Baitadi的地方,似乎很久了。 #
  • D61,Baitadi—Darchula,被安排换辆巴士(文一把我的衬衣忘车上了),开到11点多,离Darchula直线10km的地方,塌方车不通了,背包开始走……盘山路14km(搭了4km)后直线距离完全没减少,最终遇到村间小客车到D,尼印边境咆哮的河景房,至少终于睡到床了。 #
  • D62,Darchula(今天么?混乱了),出镇后立刻遇到断路,于是…路边等两小时,完全没任何可能有往北的车搭,直线60km盘山,爬升至少4k,考虑时间和人们状态和普兰大庆期间不靠谱程度,还是做阿尔卑斯回撤了,鼓励想到再坐三天车脸色发白的文一,在界河比基尼和小孩游泳,回程车明天。 #
  • 一周前电话说外婆心力衰竭住院,妈姨们轮流看护,四天前说外婆过生日先被接出院来吃喝,无语…两天前夜里,响着南亚风情音乐的大巴上,昏沉沉梦见外婆像普通乘客那样,从后排走到驾驶室,说你们消停点儿,昨晚终于在村里找到国际电话——这果然不是一个心灵感应的灵异故事:外婆好好的,什么事都木有。 #
  • Darchula也今非昔比了,有网络电话,有一台电脑的小网吧,就一台电脑居然还开着wifi,居然还没密码,电脑还没手机和kindle(不过对岸是印度kindle也是木信号的)快,于是……不知道晚上再过来还能不能在门外蹭到。 #
  • 离开Dachula的一瞬间,打开kindle突然有了印度那边的EDGE上网信号,神马情况! #
  • D63,Darchula-Atariya,早上天阴,虽然后来放晴,但终究没时间按计划再去河边游一次泳,表妹高考分数出来,还要算好时间在报志愿前赶到通信良好区域帮丫咨询,又陪着绝食女坐了一整天坑爹的乡村巴士,这边的山路绕的太不美型了,次日早上5点终于回到国道主路。 #
  • D64,Atariya-Kathmandu,5点到主路后立刻上了去加都的车,鉴于这个时间的车晚上就能到加都睡床,个么就不去Lumbini了(或许我两次普兰未遂就是因为没去那里拜山头?),晚上22点到加都,帮@iswenyi 订机票的@demoi 失踪,前者茫然无处ing。 #
  • 文一:我带了吹风机哟!
    鸵鸟:我也带了!
    fs:…… #

Write a Commen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