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无政府主义审美

[zz] 阿里组

转载一篇文章。我已经很久不专门关注商务方面的东西了,转载的更多乐趣,除了有感于和菜头转载《系统》,可能也只是好奇会不会有传说中的阿里巴巴公关经理过来找场子。我相信文章所说,并且欣赏作者的行文方式。大猫同学也发帖挑剔原文,但这种由点破面的手法并不是真正说理的方式....ˆ‘只能重申不要让公司的无聊同事知道你的blog地址。

事情说起来很简单,劳动力买方市场而已,尤其在杭州这种“小”地方,无论企业行事多么离谱,员工也只好忍着,或者说服自己对此变的享受起来,反正总会有人来做。从这一点来说,阿里巴巴和山西的黑矿场,没什么本质区别。就好像劳动法一出(即便落实上还有很大问题),跨国大企业们就纷纷把厂子迁移到越南印度,主动权在他们手里。就算要管,管的也先是黑砖窑或者拖欠工资的民工,还远远轮不上搭理小IT们被压榨时的惨叫。

我期望/自信能以自己的方式渐渐跳离这样的圈子,所以也就不甚关心这种事情了。偶尔回望。离开的过程中也时常会忐忑。

------------------------------------------------
阿里组》,zz from 13kg

阿里巴巴话事人马云的家中,挂着孙正毅送的日本武士刀,养两条凶狠的狼犬。他的别墅散步浙江各地及香港,据所知,在浙江闲林和杭州五云山的玫瑰园都 有他的私产。他在媒体面前癫狂浮夸,内心却沉稳精明。在组织结构严谨,等级森严的阿里集团内享有神的威望,但在接手雅虎中国之后,却把这个原本数一数二的 大公司“一夜回到解放前”。他亲手建立的阿里价值观和企业文化,正在因越来越多的职业经理人加入而稀释。近年来他在媒体上满口“社会责任”和“企业道 德”,终于在2006年12月当选杭州市人大代表。互联网江湖上关于阿里集团的传言颇多,但却无法真正认清它的面目;关于它的传言越多,其面目越是模糊。 阿里集团和马云是一个系统,是一个组织,绝非一个公司。

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有如此多的“文化”,阿里巴巴的“笑脸”文化,淘宝的“倒立”文化,今天中国雅虎的“光脚”文化,以及贯穿于整个阿里系统的显规 则,即被马云冠以“六脉神剑”称谓的神乎其神的价值观。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的最高领导人能成为全体子公司员工的精神偶像。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能以丰厚的 “理想”“未来”等虚幻精神力量和极低的薪水招募员工。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将员工按动物属性分类成野狗兔子和牛……

而世界上几乎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都鼓吹自己正在建立起新的世界秩序,世界上几乎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都有统一的价值观那就是解脱自己解放人类,世界上几乎 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领袖都能仅凭一张嘴和他最最忠诚的“扩音系统”便让智力正常的人对他绝对服从,世界上几乎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都给人“洗脑”以便于灌输自己 建立的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规则,世界上几乎所有出现过的邪教都从不把教友当人,因为他们只是为神(领袖)服务的工具,因为他们只是具有生命的活物。

日本著名黑社会团体山口组,在他们的纲领里写道:对内,尊从和,亲合一;对外,有爱心,重信义;长幼有序,以礼为先;守身自好,免遭非议;听从前 辈,自免自励。即便有如此崇高之纲领,山口组也未改其黑社会的本来面目。它在为社会创造就业岗位,同时它也毁灭人性,它为社会交纳巨额税收,同时也从人民 身上搜刮得更多。而热爱日本文化又饱受武侠洗脑的阿里话事人马云,更是用近10年时间,将这个普通的以外贸服务为主业务的中国公司,打造成具有日本黑社会 属性的宗教型企业,所以很多人更愿意将之称为“阿里组”。

价值观洗脑,“杀人”禁言,阿里组显规则
所有人必须经过“洗脑”,丝毫不能有任何个人观点,也无需表达,因为一切已被你的上级确定。所有人必须绝对服从,大规模裁员被要求禁言。

在一个拥有7家全资子公司、员工超过10000名的互联网集团(系统)中,弥漫着一种令人不解的企业文化:客户第一、拥抱变化、团队合作、激情、诚 信、敬业。这种正确的废话被集团最高领导人马云称为阿里系统的DNA,并像病毒一样不断在每一位新“阿里人”身上复制着。根据可以查到的文章及相关人员描 述,这样的文化最早由关明生带入阿里巴巴。关明生是阿里最初的首席运营官,他早已经退出媒体的视线之外,但是对阿里巴巴的历史来说,他的贡献应该是不可以 或缺的。对关明生本人来说,阿里巴巴的职业经历也被他在后来的各种场合上提及。他现在自豪于自己在阿里建立的这种“企业宗教”,并试图以此为模板,在其他 公司身上复制阿里巴巴的发展轨迹。他提起初到阿里巴巴的日子,必然会提起的是一种在外人听来极端恐怖的公司改造方式:“杀人”。

2001年以前,阿里巴巴在马云夫妇的带领下,和很多浙江企业一样,专注于自己的生意。赚钱,做生意,搞外贸。而互联网,只是服务于这种外贸生意的 小小工具,马云也只是其貌不扬的南方小个子生意人而已。关明生的到来最终将这个公司带入“正常”发展的轨道,也注定了发生诸多在今天看来扑朔迷离且不得人 心的职场事件。

关明生来到阿里巴巴之前,阿里巴巴每个月的开销是200万美圆。对于这样的烧钱率,这个从全球最顶级商学院出来,并为GE服务满15年的略带忠厚面 相的年长男人来说,也不得不心头一震。收缩业务,要搞B2C!这里的B2C绝非今天通常意义上的“企业对客户”,而是简单的英文缩写:back to china。要回归中国,只能收缩全球战场,接下来的事情我们无需多言。美国人裁完裁英国人,英国人裁®Œ裁日本人,韩国员工是最棘手的,因为资本上的问 题,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给那个韩国分公司一定数额的钱,在这些钱用完之前未能实现赢利,该韩国公司只能自谋出路,阿里总部不再对其任何一个员工负责。

“裁员”在阿里巴巴有着光荣而悠久的传统,凡遇到危机,大规模裁员不可或缺。裁员在阿里管理层里有一个生动的代词“杀人”或者“kill”。

被关明生及马云津津乐道的有被“杀”之人的种类,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先来看一看門¿里员工的情况。阿里的员工通常在入职第一天就被要求从金庸的武侠小 说中选取一个“花名”,有人叫“风清扬”,有人叫“黄药师”,如果出于自己的兴趣给自己选一个武侠名做为绰号,这一点完全可以理解并被接受,而如果仅是因 为最高领导人的私人喜好而忽略全公司员工的真实姓名,最后仅以绰号相称,未免显得不近人情——这并非独特价值观的具体体现,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是对员工人 性的蔑视。如同在监狱中,狱警因为工作需要为罪犯编号并以此相称一样,阿里的花名文化虽无法上升至人权那样高的层面,却也无法逃脱毁灭人性的罪名。阿里巴 巴另一点无视人性的表现,在于公司领导层把员工按照其表现分成各类动物,谁是野狗,谁是小白兔,谁是牛,诸如此类……在阿里巴巴领导层的眼里,员工只是他 们实现自己理想的工具,是他们达到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可爱的动物,是没有姓名没有性别全以代号相称的扑克牌。人,也只是相对的,相对于你的下属,你就是人, 而在你的上级面前,或许你仅是一条野狗。自始自终只有一个人,甚至是神——马云。

要“杀”的人,就在这些动物的分类中。

和媒体上报道的情况一样,阿里巴巴最终会将野狗和小白兔“杀”掉,这种“杀人”文化的残酷之处在于,它不允许员工拥有私人情绪,不允许员工表达喜怒 哀乐,不允许员工带有任何个性,甚至不允许员工因为某几天身体不适而稍作自我调节。只要掉队,身体不适或者情绪不稳,都被主管领导记录在案,最终反应在三 个月review一次的考核中,而考核的分数,直接影响去留。他们称之为“淘汰”,而劳动法上明确规定,企业不得以考核名义对员工进行淘汰,作为人大代表 的马云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应该这样来理解这种“杀人”文化:在员工还有利用价值时尽量多的从他们身上索取,而一旦发现他的利用价值下降,便快速换人,反正整个集团以销售为导向,分工极细,工种难度颇低,杀掉一个,有一群等着心甘情愿被这种价值观洗脑的后来者。

目前在上海开设A&G企业管理咨询公司的关明生,也并不避讳自己将“杀人”文化带入阿里巴巴。他最乐于讲述的还有另外一个故事——

在2001年关明生初入阿里杭州总部时,一个名叫Yen的外国人在公司里被他遇到。他查阅了那个外国人的档案及薪资,随即将Yen叫进自己的办公 室,告诉Yen:You are fired!这一切仅在半天之内完成。原因?据关明生自己说是那个外国员工的薪水足可以养10个中国员工,对于烧钱率如此之高的阿里来说,不得不拿起这样 的刀子。

有人会问,这样的裁人是否有些不近人情。关明生和马云都会搬出一整套说辞对付这样肤浅的提问。人情这种东西,在阿里系统内部,是完全不需要存在的, 那里只需要两样东西:业绩和价值观!如果说还有另外一条潜规则,那就是对上级的绝对服从,服从到不需要自己想任何一个问题,不需要自己参与任何一次讨论, 也无需对任何一次有员工参加的头脑风暴抱任何希望,因为头脑风暴只是形式,结果早已在上级领导脑子里确定了,并且无法改变。

你只是工具,像网络游戏里任何一件不起眼的工具。而对于工具,当然可以须之则用,不须既弃了。

M或P或S,等级森严,阿里组潜规则似国企
对于媒体上广泛报道的阿里巴巴集团“没有官僚气”“可以和你的主管拍桌子”“穿溜冰鞋上班”,只能说阿里组的公关确实很善于编织谎言。

阿里杭州总部,格局很怪,但据说风水极好。

阿里巴巴、淘宝网、支付宝和阿里妈妈错落在步行不需5分钟的几幢大厦里。每家公司至少三道门禁,日夜灯火通明。同在文三路上不远处的上岛咖啡,时常 聚集着阿里集团的中层,他们中的一些人因会议室排满,只能到咖啡店里来开会。支付宝的前台是两个漂亮的杭州姑娘,她们和北京任何一家公司的前台一样,看人 的眼神冷漠,面无表情,只有上前询问时,才以不紧不慢的南方国语回答。想必“客户第一”的价值观,尚且无法在她们的头脑里化作具体的行动。

她们远离公司的具体业务,所以无法从她们脸上看出惶恐和抱怨,而张彬(化名)和韩超(化名)却不一样。

张彬,82年生,二流本科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在杭州一家行业网站做销售一年,第二年来到阿里巴巴做诚信通电话销售。他这样描述来到阿里后的际遇。

工作很忙很忙,上厕所的时间都被主管仔细计算着,连吃饭时间里,他的主管要求最好再多打几个电话。团队同事关系表面上比较融洽,但大家都假惺惺的, 谁也不知道谁会在谁的背后说谁的坏话。他MSN的签名一天一变,同事生日了,任务完成了,等等。无论怎么变,只要打开MSN,就能看到他在线上,关闭时他 还没有下线。偶尔会相互搭话:“在忙?”“嗯。”有时候会抱怨一下工作,但在杭州,真的没有其他工作可选。周六也会被拿来加班,他的女友因此很不高兴。他 没有什么理想,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当问到薪水,张彬显得有些小心谨慎,最终给了一个模糊的数字:三四千吧。

张彬一天的电话量数百,在口干舌燥的一个月过去,看到工资卡上多了三四千,他常会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些不值,“只是不想离开杭州,但杭州也没其他工作 可选”。三四千在杭州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数字,他和女友在杭州城西租住700元/月二居中的一间,和他们合租的也是阿里集团的同事,只是他们原来并不认 识。

“工作一年下来,人都变的不会思考了,我发现我的能力比上学时候还差了,分工太细,我现在变成了只会做这个工作的机器人了。”张彬说的或许是实情。

韩超(化名),阿里博客工程师,武汉人,他对阿里集团的抱怨则更甚。他已在阿里服务了四年,按照阿里巴巴的传统,凡是服务满五年的员工,都将接受一 枚“五年陈钻戒”,他现在就在等这一时刻的到来。“公司是个大江湖,除了做好自己的工作,最主要是把领导伺候爽了,不然就别想在阿里混了。”所谓的把领导 伺候爽,言外之意便是绝对服从,会拍马屁。韩超为此苦恼过一段日子,他认为只有在陈旧迂腐的国企才会有这种问题。

薪水的不满也是韩超觉得度日如年的主要原因之一。四年前他从武汉大学毕业来到杭州进入阿里巴巴,两年后他升成主管,换了名片。他迫切想要加薪,他想 和他的女友在杭州安家,他想要一个付的起房贷的薪水,可是提了几次,最终以加薪300元收场。这种升职不升薪的情况,被越来越多的员工抱怨着,这也是阿里 巴巴极力发展自己员工做主管的原因——与其高薪去外面找个空降兵,不如用自己忠诚的狗,还不用多给骨头。

“在阿里干了四年,觉得自己与世隔绝了一样,完全不知道互联网行业其他公司的情况,到头来发现不是在阿里干了四年,而是这四年都被阿里干了。”韩超一如既往的显露出武汉人特有的粗性子。

有张彬和韩超这样感想的阿里员工不在少数,只是他们大都沉没不语,因为他们并不想因此被阿里系统强大的公关和HR人员带上高帽子,从而导致自己职场 的被动,所以多年以来一直压抑着工作的人极多,只有刚毕业的应届生才会被那种企业文化洗脑,绝大多数只是出于明哲保身不愿多言。

明朝朱元璋设立的锦衣卫制度,也被阿里系统运用到企业管理中来。锦衣卫的首领一般由皇帝的亲信武将担任,在阿里系统内部,行政HR及小政委体系,均是对锦衣卫制的模仿,负责从侧面了解员工的工作情况并监督之的真实任务。

在整个阿里巴巴集团里,以一种严谨的等级将员工分类成M、P和S,对于销售及客户服务人员,他们则被称为C。每个员工的等级是保密的,但可以从人的 眼神和言谈中轻易地发现他是否和自己同属一个层级。据说这种层级有助于企业的管理,但在实际中能看到的只是下层级的员工被上层级的员工压迫,同一层级的员 工相互之间欺瞒。

国企的所有优点,都没有在阿里系统里得到体现,它的全部缺点,却反映得淋漓尽致。官僚、吹嘘拍马、勾心斗角、派系斗争、权利争夺。虽说有人的地方便 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派系,但外人很难想象在上万人的大系统中其派系的具体脉络,不过我们多少可以从侧面了解一点实情,比如最近的高管离职学习及乾坤 大挪移似的轮岗互换。这并不是一个正常公司所为,这种不正常也绝不是像阿里系统的公关们所说的那样值得炫耀。

轮岗?岗位的专业性在哪里?视入职时的合同书为何物?这些答案,这个集团这个系统都未能给任何人一个满意的解答。

拥抱变化,一个为高层决策失误找的下脚台阶,强力公关,为高层话语权铺路
在中国雅虎裁员时,“拥抱变化”的狐狸尾巴竟然变成了“调岗频繁,定位不明”,必要时竟把价值观反着说,可见阿里集团的虚伪性;而如此大规模裁员发生之后,网络上出现的所有评论帖及相关评论报道都在第一时间消失。

论坛上关于阿里巴巴的讨论帖里,总是充斥了诸多阿里集团公关人员的身影,最令人大开眼界的是在IT论坛techweb上的《专题贴:春节前中国雅虎 进行调整并裁员》(地址:http://forum.techweb.com.cn/thread-194098-1-1.html)中第208楼祝志军 发表的回复,他在回复中将他和阿里集团公关经理的QQ聊天记录全部贴出,触目惊心的语言暴力:

“寂寞蓝玫瑰 10:40:02 我是阿里巴巴公关经理,请把你们论坛里关于阿里雅虎的负面消息全部删除。留一条你们以后就别再做论坛了。
HEIHEI 10:41:27 你是谁?
HEIHEI 10:41:40 请先自我介绍,
寂寞蓝玫瑰 10:43:37 你考北体是吧,别罗嗦,小孩子该做什么就做什么。0571-85025188 电话详聊
HEIHEI 10:45:05 您好,请问您的分机号码?
HEIHEI 10:47:40 请给我您的分机号码,电话您,谢谢
HEIHEI 10:53:11 您好,有问题可以拨打我们的联系打电话 010-82603***,电话联系。”

尽管techweb的管理员祝志军称“当日已经咨询过阿里、雅虎的相关负责人,坚决否认”,但阿里系统有过若干次歪曲事实,将坏事说成好事的公关经验,那么,这样扭曲抵赖的行为也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了。

操纵媒体向来是阿里系统的强项。在阿里集团公关经理陶然的博客上,他这样写道:“为什么偏偏我要经常半夜1点担心睡不着,起来刷刷新闻才敢睡呢?” (地址:http://www.taotaoran.com/post/128.html),可见他们在尽量把负面报道降到最少,甚至在有事件发生时,还 雇佣了专门的人在各大论坛及新闻网站刷新闻,而这种刷新闻的勾当,甚至连公关总监都不得不亲自出马。这种强力的公关,在国内甚至世界上任何一个正常的公司 都不曾有过。

互联网局面的快速变化并没有让阿里公关团队丧失战斗力,但难免会有急跳墙之时,如同祝志军在回帖里描述的那段QQ记录那样,一急,便露出了真实的面目。

而对于三年四变的公司战略,却丝毫不曾提起,只管要求员工“拥抱变化”,却不知有些变化因为来得太快太不可理喻,根本无法被轻松地拥抱。

在北京朝阳区西大望路1号温特莱中心9至18层,原本一到午饭时间便满满当当的电梯忽然变得有些空荡,这四架电梯田健乘过,谢文乘过,曾鸣乘过,现在轮到金建杭乘时,忽然少了近50%的员工,不知道他心里是否真的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大裁员过去之后的第三天,一种新的看起来同样很奇怪的“文化”在中国雅虎诞生了:光脚文化。这种文化和阿里的笑脸,淘宝的倒立,支付宝的手印并列 在一起,被阿里高层寄予厚望,但在中国雅虎员工心里,早已没了兴趣和他们再玩儿。已经离开的似乎带着精神解脱过几天舒服的日子,尚未离开的也多少会在年后 有所打算。

至今不清楚雅虎中国或中国雅虎的精神在哪里,直到大批员工被裁撤,他们才猛然间发现原来雅虎的精神并非光脚,也并非阿里那强势的价值观,而是患难与共的人情。“天下最可怕的是结盟。”这句冯小刚电影中不太为人所称道的台词是现在最好的说明。

中国雅虎有价值的员工早已被阿里集团掏空,部分技术开发及产品设计人才被编制入阿里妈妈,剩在中国雅虎的员工,看着身旁空空的工位,他们度日如年。 以N+1加年终奖加没有休完的年假折现作为补偿,远比留在阿里系统中好的多,他们在等待裁员的大刀架在自己头上。北京也不是杭州,这里的员工不会如上文的 张彬(化名)那样无奈地在阿里系统中熬日子,这里的员工必定能跳出阿里系统,获得新的开始。

而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员工,却没有中国雅虎员工那样的幸运,他们身上被阿里这个大组织深刻地加上了独特的烙印,这种烙印使他们在面对社会和其他公司时 变得无所适从。杭州当地最出名的生活社区19楼的负责人曾对几个从阿里招聘去的员工大有不满,“我更愿意和聪明人一起工作”他的原话如此,言外之意便可揣 测得一清二楚。

企业社会责任感的一个重要方面,应该在于将员工塑造成能够适应社会生存的自然人,而绝非如阿里系统那样,将每一名员工加上深刻的阿里烙印,却又无法 在社会上立足,无法在其他公司生存。只为本公司培养的人,无法成为社会人才,这样的人一旦遭遇离职,必定会被社会所淘汰,被社会淘汰才是真正的淘汰。

在阿里巴巴淘宝网站的招聘广告上有这样的文字,“我们没有两台并列的24寸专业显示器,我们只有和会员家用一般大小的17寸;我们没有可以躺着开会 的椅子,但我们的会议室有走时特准的大挂钟;我们没有天天出龙虾的厨房,但我们有难吃的盒饭和吃了三年还最开心的午饭时间;我们没有外企那种悠长假期,但 我们有每晚在楼下等到凌晨的杭州‘的哥’;我们没有让人口水满地的薪水报酬,但我们有别处无法得到的压力与历练”——有人在论坛上反驳过这段看似充满崇高 理想的招聘文案,其实无需加以反驳,稍微动脑,总能有自己的判断。社会人也并非高中生那样的思维单纯,对于阿里系统高层来说的是事业,对阿里员工来说仅仅 只是工作,事业≠工作。

在2008年阿里集团的校园招聘会上,毕业生看了阿里系统的新闻报道之后,挤破脑袋往该组织中钻。他们还不知道,在这个组织中,等待着他们的是如网 络游戏般处处设置的关卡,随时会被无情的秒杀;他们还不知道,在这个组织中,等级如此森严变化如此诡异,在还来不及做出反映时,已跟不上时代的脚步。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1. 但这种由点破面的手法并不是真正说理的方式
    阿里巴巴为点 国内企业为面
    作者不也正用这种说理方式么?
    嘻嘻
    blog地址大家都知道的,我也不会说马屁话也不会说脏话,真实感受,但是不会在背后说人坏话

    • 所有企业都这个样子,不代表就不能把阿里拿出来做反例。物伤其类,白领民工相对矿工而言,更不情愿被人当狗,也有更多的话语权用来发牢骚。不过从文中细节资料来看,也不像是民工发牢骚随手就能写出来的东西,更像是平媒被公关下来的稿子。姑且一看。

  2. 阿里巴巴的这些做法放在资本主义这个社会中一点都不奇怪;
    再加上中国的传统价值观,都是不那么尊重人性的;正好被人利用了。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3. IT民工,哎哎

    话说当年刚进公司,一个很senior的Executive跑过来跟我们聊天(做了三四十年IT,几乎玩过信息产业所有的位置,当时是CIO),他说现在印度和中国的软件行业在扩张,而北美在收缩,硅谷的新人越来越难找工作——原因很简单,亚洲人力资源成本低。但是早晚会有更便宜的地方出现的。所以他劝我们别一棵树吊死,多想想后路。

    才几年啊,已经现端倪了。

  4. 可能我做过的2个国企客户都属于效益好的,所以员工的状态很好,当然工作也辛苦,不过总体来说生活充满希望。干活的时候大家拼命干,下班后常常带上家属一起打羽毛球,然后聚餐,过几个月还会安排郊游啊什么,比外企都人性化多了。

    马云这种管理方法,也叫他实在运气好,在人口众多的中国,他还能好运很久。

    人多,使中国企业家更习惯这种奴役式的管理方法,习惯于从劳动力成本中发掘利润,那么就会更难于走出国门,做出国际一流的企业。这是最让人心痛的。

    硅谷确实不如以前了,房价也在跌,这是历史必然,水往低处流,科技也往相对落后的地方走,如果没有政府的刻意阻止,这种趋势还会加快。除开平均资源和世界语言这些客观对中国不利的因素,中国人没理由过得比美国差许多。大家都工作辛苦,从价值转移来看,所获理应是相同的。科技的转移是拦不住的,只能减缓,比如尽管抗议众多澳洲仍在往中国转移军用双体船技术。从全球来看,只要竞争存在,市场永远存在,科技永远会往低处流。

    只是中国这一代(包括上一代)会比较辛苦。庆幸的是,有生之年能遇上中国的再次崛起,就像那句“回到唐朝”,感觉很爽。虽然还可能只是国强民弱。

    出国了发现自己现在贼爱国。